《扬子晚报》:一位南艺学生的首饰设计梦
设计学院
2012-02-22

我的目标:做一名首饰设计师

文章来源:《扬子晚报》 2012年2月19日 B15版

南艺设计学院大四学生刘保宽和他的首饰设计作品

  走进南艺设计学院车间的二楼,记者吃了一惊。铜铁块、大部头的木材,俨然工厂里热火朝天的操作间。但车间里的学生却各自分工聚精会神地进行着手头的工作,车床抛光的声音不绝于耳。而记者此次的采访对象刘保宽也埋头其中不亦乐乎,见记者到来,他便放下手头正在摆弄的银块,招呼记者走进了稍显干净些的工作室。

  因为爱好所以选择首饰设计

  刘保宽今年大四,而他在南艺所学的专业在旁人眼里是十足的冷门——“首饰设计与金属工艺”,“‘首饰设计’其实是现代手工艺专业下面的一个方向啦,就相当于中文系里的中国文学和外国文学的关系。”刘保宽向记者解释道。这个来自马来西亚的华裔男生中文说得十分地道。

  谈及选择“首饰设计”专业的原因,刘保宽说,从小他就对水彩画油画感兴趣,与生俱来的艺术细胞让他一心想选择一门艺术感极强的专业作为发展方向。“高中的时候跟着学校的团队来中国走了一圈,看了不少艺术类院校,最终我发现南艺的首饰设计专业最适合我。”笃定了念头,刘保宽毅然背起行囊来到了南京。真正进入首饰设计与金属工艺专业,刘保宽有些惊讶,班里29人,1/3是男生。“本以为像我这样有耐心的男生不多,因为在来之前我问过不少人,首饰设计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没想到有耐心的男生还真不少。”

  首饰设计先从“锯锉焊”学起

  千万不要认为电影电视里的高级珠宝定制商们西装革履高高在上,在学徒的最初阶段,他们都经历过“锯锉焊”的过程。刘保宽给记者展示了他的锯子,和一般锯子不一样,锯齿特别细,“准确地说,我的锯子叫锯丝,设计的首饰上的镂空花纹都是锯子一点点磨出来的。”从大二开始,包括刘保宽在内的所有学生都开始了“木匠+工匠”般的生活,只是他们要下手的材料不是木头,而是银块、铜块和一些花纹奇特有打磨价值的石头。银块拉丝、压片,这些活儿都是刘保宽自己动手。“首饰设计其实也是个体力活儿,除了需要精雕细琢的耐心,也得有力气。”

  就在记者采访刘保宽的间隙,专业里的老师正带着三年级的学生在将银块机器“拉丝”的过程,所谓“拉丝”,便是将买来的银丝在专业的拉丝机器里“走”一遭,以达到粗细一致,方便深加工。“比起机器,我更喜欢手工拉丝,银丝在手里走一遍会更有感觉,哪里打结,哪里太细,心里都有数。”

  毕业设计的灵感来自兰花

  大学四年里做过的首饰将近有40件,但让刘保宽最为念念不忘的还是自己的头一件成品,一个镶着水晶的项链吊坠。“吊坠大约40克左右,为了让坠子更有感觉,我把高中时爸爸送给我的一颗水晶镶了上去。”本想锦上添花,谁知却弄巧成拙。在镶嵌水晶时,由于缺少经验力道不稳,刘保宽把水晶敲出了个小洞。这大大影响了最后成品的美观度。“后来越看就越觉得可以修改的地方太多,所以下决心把坠子回炉了。”

  作为一名未来的设计师,“创新”和“灵感”是始终无法绕开的词。一般的学生都会去图书馆里大量翻看设计名家的作品,但刘保宽却喜欢在超市里寻找灵感。“艺术来源于生活,我的一套以虾为原型的装饰摆件便是在超市里找到灵感的。”临近毕业,刘保宽也开始为自己的毕业设计忙碌起来,他的作品主题非常中国化,名叫“兰花”。“我最擅长的是编织类首饰的设计,但很长时间都没找到灵感。”在动手准备毕业设计之前,刘保宽回了一趟马来老家,马来西亚特有的原生种兰花给了他启发,“这种兰花开花非常困难,就像我们平时做的银饰,银子上稍稍有氧化层便不容易焊上去。”

  目标是做一名首饰设计师

  “未来想做什么?”“我一定还会做这一行,肯定不改。”面对记者的提问,刘保宽回答得不假思索。作为未来的首饰设计师,提前“预演”一番和定制客户的“对话”自然是少不了的。刘保宽把自己对首饰的耐心用到了揣摩客户心理的“预演”上。“我一定会采用见面沟通的方式和我的客户沟通,熟悉了他的喜好,同时在不违背我的设计原则的基础上再进行设计。多沟通几次有助于做出更好的作品。”

  不在车间的日子便是出去闲逛,刘保宽经常在大商场的珠宝柜台前长时间驻足。“我通常会看一些设计师给品牌专程设计的作品。”刘保宽说,他最崇拜的首饰品牌是宝格丽。“宝格丽对彩色宝石的运用看上去非常舒服,这让整串宝石看上去很好看。”

  “我会继续读研,还是首饰设计专业。”刘保宽向记者透露了自己的发展目标,至于何时才能达到他所憧憬的首饰设计师“级别”,刘保宽向记者竖起了五根指头,“至少还要五年才能达到定制水平吧。”(记者 杨甜子)